全國統一銷售咨詢專線:0871-68596363
簡體中文
English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媒體中心 >>專題活動
專題活動
  • 懷孕女職工遭用人單位調崗可以嗎?

  •  因李女士懷孕后,公司便將其調崗。多次協商無果,經仲裁委裁決后,公司仍不服裁決結果,遂將李女士訴至法院要求不支付李女士2018年1月至2018年4月期間工資差額。經法院審結此案,不支持公司訴求。

     
    李女士于2015年4月20日入職某制藥公司。2017年12月5日,制藥公司向處在孕期的李女士發放待崗通知書,該通知書寫明:“制藥公司決定取消部分產品業務線,撤銷全部與該產品業務線相關的崗位,這將導致制藥公司與李女士簽訂的勞動合同無法繼續履行。”
     
    制藥公司在與李女士溝通協商解除勞動合同事宜無果后,制藥公司決定安排李女士待崗,待崗期限自2017年12月1日至勞動合同終止日;在李女士待崗期間,制藥公司向李女士正常支付工資,除此之外,公司不再向李女士支付其他各項補貼、津貼、獎金等。李女士后向仲裁委申請仲裁,要求撤銷制藥公司待崗決定,補發自2018年1月1日起至恢復正常工資之日止的工資差額。仲裁委裁決支持了李女士的仲裁申請。
     
    庭審中,制藥公司主張基于業務原因,取消了被告所屬產品業務線,制藥公司與李女士訂立勞動合同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該勞動合同無法履行。故不應支付李女士工資差額,亦不應繼續履行與李女士的勞動合同。李女士不認可制藥公司所述。
     
    法院經審理認為,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首先,制藥公司、李女士簽訂了勞動合同,雙方均應嚴格履行。制藥公司雖主張因產品業務線撤銷,雙方訂立勞動合同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變化,致使該勞動合同無法履行,但撤銷業務線系制藥公司根據自身經濟情況主動適應市場變化進行自主決策,故不應納入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的范疇;其次,用人單位因自身原因需要調整勞動者工作崗位、勞動報酬的,必須雙方協商一致,協商不成立雙方仍應按照原合同履行。制藥公司在與李女士協商解除勞動關系未達成一致后,單方面對勞動合同進行變更并降低被告工資待遇,在李女士不認可的情形下,制藥公司針對李女士工作崗位和勞動報酬進行調整的行為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再次,根據查明事實,制藥公司產品業務線撤銷后,雙方的勞動合同履行地仍舊正常營業,仍然存在銷售崗位,制藥公司主張因李女士工作經驗不適合從事其他產品線的銷售工作而安排被告待崗,但制藥公司并未提交相應的證據證實李女士不勝任工作崗位要求,應對此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最后,李女士處于孕期,法律對于孕期女職工給予特殊的保護,用人單位不得隨意調崗,降低工資待遇,甚至解除勞動關系,制藥公司的上述做法違反了法律規定。
     
    綜合上述情況,法院對于制藥公司提出的要求與李女士無需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訴請,不予支持,雙方應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在此前提下,制藥公司應當按照原有工資標準發放李女士2018年1月至2018年4月期間的工資,現制藥公司未足額發放李女士上述期間的工資,實屬不妥,應補足相應的差額,因此,法院對于制藥公司要求不支付李女士2018年1月至2018年4月期間工資差額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法院勞爭庭提示,用人單位不得因女職工懷孕、生育、哺乳降低其工資、予以辭退、與其解除勞動或者聘用合同。女職工在孕期不能適應原勞動的,用人單位應當根據醫療機構的證明,予以減輕勞動量或者安排其他能夠適應的勞動。本案中,制藥公司在李女士孕期向其發送待崗通知書,其實質是變更勞動合同、降低被告工資待遇,與法律規定相違背,應依法予以撤銷,并支付李女士工資差額。
     
  • 3d字谜太湖钓叟